Adv

4/12/2016

Taipei: CloudFlare’s 77th Data Center is Now Live

台北:CloudFlare的第七十七個數據中心已經上線喔!


alt

We are excited to announce the launch of our Taipei data center, which is our 28th datacenter in Asia, and our 77th datacenter globally. Millions of websites which were previously served from Hong Kong are now served locally from Taipei.

我們高興地宣布CloudFlare的的台北機房建置完成。這是我們在亞洲的第二十八個,在全球的第七十七個數據中心。從現在起台灣的網民可以直接從CloudFlare在台北的節點訪問數以百萬計的網站,不再繞道到香港。

Taipei today
今天的台北



from CloudFlare https://blog.cloudflare.com/taipei/
via IFTTT

The Performance Of Ubuntu Software Running On Windows 10 With The New Linux Subsystem

At the end of March was the surprising news about Microsoft bringing Bash and Ubuntu's user-space to Windows 10 via a new "Linux subsystem" for natively dealing with Linux ELF binaries atop Windows. Since last week the latest Windows Insider update now ships with said support for being able to run Bash and other Ubuntu user-space programs on Windows 10. I've been benchmarking the performance of Ubuntu/Linux software on Windows 10 and have some results to share comparing it to a clean Ubuntu installation.

from Phoronix http://www.phoronix.com/vr.php?view=23044
via IFTTT

2/29/2016

何以梁天琦在廿日成為傳奇?

有些事,想留待選舉完才說。

在年初一之前,我不認識梁天琦是何許人。我知道有個「本土民主前線」,走激進本土路線,但我對參與補選的梁天琦一無所知,我連他是港大師弟也不知道。年初一那晚,我知道有個叫梁天琦的候選人打着「選舉遊行」的旗號參與集會。而觀乎各方人馬的意見,大部分人與我一樣,並不認識梁天琦。

肯肯定,梁天琦是因為年初一的衝突而急速冒起。換言之,只是用了二十天,他幾乎由一個寂寂無聞的人,變成街知巷聞,成了「六七之爭」的主角。這近乎傳奇,但歷史上很多意想不到的事,都並非計劃出來,而是由一些突發事件加上一些愚蠢行為觸發——例如事前沒有人想過年初一會因為魚蛋爆發騷亂。

但我們也不能把問題過於簡化——梁天琦因為年初一騷亂所以聲名大噪,這就是過於簡化。大家可以細想,年初一後那幾天,當你初次接觸「本民前梁天琦」這組字時,給你甚麼印象?沒錯,大概是「熱血」的印象,而這個印象向來並不討好。

問題來了:二十天後,竟然有很多人支持梁天琦,而當中不乏所謂「傳統泛民」(我加了「」表示那個常被人作攻擊之用的標籤,而我並不認同這種攻擊),令其走勢凌厲,勝算本來一向較高的楊岳橋,也要窮於應付。我想,如果這個人換了是黃洋達,有這個可能嗎?

梁天琦能在二十日得此成績,絕不能單單歸因於年初一衝突,而是他在各選舉論壇的表現出色。看了他的表現,便發現他沒有「傳統激進本土派」那種熱腥味。他思路清晰,立場堅定,辯論鏗鏘,不是以攻擊楊岳橋為賣點。坦白說,即使我覺得楊岳橋還是表現更佳,但以梁天琦的年紀和經驗,也是頗令我喜出望外。他給我的印象,絕不是2012年的黃洋達可相比。

而這次補選值得留意的一個現象是,支持7號的往往也讚賞6號,支持6號的竟也會讚賞7號,至少也是「並無壞印象」。這是過去激進本土與「傳統泛民」競爭時幾近未見的現象(例如「楊岳橋投共賣港」或「梁天琦收錢買票」等論述,有人傳,竟然炒不起),有人更形容六七是君子之爭,很難抉擇。

梁天琦是那麼純粹,真誠,有理想,真正的熱血,敢於犧牲,承擔。如果他只是一個專演激進的演員,他不可能得到這麼多人支持;如果他一如前人般只是激動地、演技過火地叫最激昂的口號,他不可能得到這麼多人讚賞。

這些現象說明甚麼呢?經歷年初一衝突後,不少我視之為傾向支持傳統泛民的網友,竟也支持梁天琦,即使不支持,也不是真的不支持,而只是不想周浩鼎漁人得利,卻希望九月時梁天琦楊岳橋雙雙進入議會。這表示,初年一衝突不單沒有嚇怕「傳統泛民」,甚至得到頗多「傳統泛民」支持,「傳統泛民」希望議會既有非暴力抗爭路線,也同時希望加入無底線抗爭路線——也佐證這兩條路線本就不是你死我活的關係。這也是一個啟示:針對政權的激進、暴力路線慢慢得到越來越多人支持,這對當前政權是一個嚴重警號——不過梁振英政府當然唔會理,這是多餘話。

本土派是有支持的,而且越來越受重視,新同盟在區議會大勝是一例;同時,激進路線也越來越多人支持,甚至已可搶走一些「傳統泛民」的票,除了因為政治管治和形勢所迫,更重要是梁天琦沒有那種熱腥味。

換一個角度說,「傳統泛民」是否一定不支持激進本土?不是,而是過往代表這個陣營的人物和組織都相當令人懷疑,相當令人不滿,他們會把一切不支持他們的人無盡惡意抹黑。而梁天琦在這廿天裏,沒有這種味道。這就有點像黃子華在「拾吓拾吓」中說的「鐵達尼極限」——因為時間短,我們盡見到未染熱腥的梁天琦,所以我們都覺得他很好,但如果時間夠長呢?他們會否被傳統激進本土同化?

我衷心希望,不會。有些本土派叫人投6號,說並不是因為7號不好,而是7號背後的「傳統泛民」是楊的「負資產」。我也想告訴梁天琦及一眾年輕政治人物,「傳統激進本土」其實也是你們的負資產,從這次補選可見,你們有能力爭取更多「傳統泛民」的支持,只要你能徹底撇除那陣熱腥味。

所以,當我今天路過大學站,看見梁天琦直幡上的相片,是教主與其握手,老實說,我心生惡感。我厭惡的不是梁天琦,而是厭惡一個如此純粹的年輕人,又被一個老人家、大佬沾污。自2005年活躍於網絡,這麼多年來,我見過這個老人捧過很多人,建立過很多組織,最後這些人都喪失獨立意志,甚至消聲匿跡,那些組織一個又一個散掉,最後只餘下一個獨立的大佬。我也見過,多少真誠熱血的年輕網友視其為偶像,最終卻迫於夢醒。如今,見到那張相片,只感到這個人連同其力量,將迅速把梁天琦同化,這就是我的惡感!

今天在收音機,聽到梁天琦拉票時說,他不是政客,他只會堅持自己的理念、信念(大意)。我覺得他說得很真誠,但宗教是不容獨立思考的,你不能脫離教主的意志,如果有一天宗教要你做違背你堅持的事,你能獨立拒絕嗎?這個憂慮,就是一個年輕有理想的人和一個世故的人最大的分別。

曾經有人把梁天琦形容為星球大戰的Luke Skywalker,是New Hope(新希望)。我認為楊岳橋和梁天琦都像New Hope,但如果你熟悉星戰劇情,你一定要記得,Anakin Skywalker本來也被視為將會把原力帶來平衡的Jedi,但因為其性格偏激,最終被誘惑墮入Dark Side。Luke Skywalker這另一個新希望出現時,Darth Vader也千方百計要將他引誘去Dark Side。

當Darth Vader來了,Luke Skywalker能拒絕誘惑嗎?



from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0957
via IFTTT

2/21/2016

Mozilla 的人提出討論,把 Debian 上的 Iceweasel 改名回 Firefox

2006 年時因為 Mozilla 的人認為 Debian 改了太多東西 (以及其他原因),不應該使用 Mozilla Firefox 這個帶有商標的名稱,要求 Debian 改名 (事情的經過可以參考維基百科上的「Mozilla software rebranded by Debian」條目)。 而在九年後,最近 Mozilla 的人在 Debian 上開了一個 bug report,討論是否還需要維持 Iceweasel 這個名字:「#815006 - Renaming Iceweasel to Firefox」。 Debian 這邊的人也提出了很多不一樣的意見 (尤其是對 Mozilla 的商標使用規範),目前還在爭論...

from Gea-Suan Lin's BLOG https://blog.gslin.org/archives/2016/02/21/6339/mozilla-%e7%9a%84%e4%ba%ba%e6%8f%90%e5%87%ba%e8%a8%8e%e8%ab%96%ef%bc%8c%e6%8a%8a-debian-%e4%b8%8a%e7%9a%84-iceweasel-%e6%94%b9%e5%90%8d%e5%9b%9e-firefox/
via IFTTT

1/21/2016

港女科技一週:維基大神,你可唔可以出正體中文?

從前,網絡世界有三位大神,Google 大神、Facebook 大神 及 維基大神(唔係王維基先生呀!),只要 …

The post 港女科技一週:維基大神,你可唔可以出正體中文? appeared first on UNWIRE.HK 流動科技生活.



from UNWIRE.HK 流動科技生活 http://unwire.hk/2016/01/21/wiki-chinese/column/
via IFTTT

手機遊戲用「HK is not China」為名,群眾壓力香港玩家戶口被 Ban

近期十分大熱的 Clash Royale 手機遊戲,有一位香港玩家就因為遊戲內名稱被多名中國玩家投訴,因此被 Clash Royale 遊戲公司 Supercell 的管理團隊封殺戶口!

The post 手機遊戲用「HK is not China」為名,群眾壓力香港玩家戶口被 Ban appeared first on UNWIRE.HK 流動科技生活.



from UNWIRE.HK 流動科技生活 http://unwire.hk/2016/01/21/hk-clash-royale-player-name-being-banned-because-reported-by-china-players/game-channel/
via IFTTT

1/20/2016

苦戰 7 年終獲勝!日本法院裁定 R4 廠商需向任天堂支付賠償

回想起當年 NDS 盛行時,不少人都曾經用過 R4 燒錄卡等規避裝置,由於可以一次 過玩到大量盜版遊戲,因此令到遊戲廠商蒙受重大損失。為此任天堂早於 7 年前便決定向多間燒錄卡廠商提出訴訟,而苦戰多年後日前東京地方裁判所終裁定任天堂取得勝訴,而各被告亦需要作出賠償。以下有更多資料:

The post 苦戰 7 年終獲勝!日本法院裁定 R4 廠商需向任天堂支付賠償 appeared first on UNWIRE.HK 流動科技生活.



from UNWIRE.HK 流動科技生活 http://unwire.hk/2016/01/20/nds-magicom/game-channel/
via IFTTT